你的位置:主页 > 国学 > 窥斑见豹 两名无国界医生的救援奇遇

窥斑见豹 两名无国界医生的救援奇遇

admin 发布于 2022-06-25 11:10   浏览 次  

  1971年12月20日,无国界医生在巴黎成立。从那时起,只要出现战乱、天灾及疾病流行的地区,都会看见他们的身影,利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募捐而来的药物、器材等,开展医疗救助工作。40多年过去,现在的无国界医生还是原汁原味吗?近日,健康界对话他们中的两位代表,诸多意料之外的场景扑面而来。

  该科室有多个医疗组,每个医疗组有五六名医生,全科室每个月接生约200名未出生即受到医疗组悉心爱护的婴儿。相比而言,她作为无国界医生遇到的场景截然不同,特别是在偏僻地区,可能只有我一个医生,我就是他们的全部。

  我们当时去的是阿富汗的一家霍斯特母婴医院,这是一幢废弃的平房,只有三间,一间是手术室、一间是病房,一间是医生宿舍。第一次作为无国界医生执行任务的经历,蒋励至今记忆犹新。她的任务是为当地孕妇提供医疗服务,医院里挤满了待产孕妇,分娩室每月要接生1200名婴儿,很像一个生产宝宝的流水线。

  由于医疗资源匮乏,这里的产妇没有条件做产检,甚至连怀孕多久都搞不清楚。分娩室的6张床位每时都是满的,等不及的就直接躺在地上生产。蒋励告诉健康界,她除了为产妇接生外,还培训当地的医生,帮助他们建立起一套相对规范的医疗服务。

  为了说服当地妇产医生换上手术服,蒋励费了许多工夫。阿富汗女医护人员进入手术室后,仍然不肯脱掉全身披挂的长袍,觉得即使在同性面前摘掉头巾都是羞耻的。拽着头巾不让摘。蒋励只能一遍遍申明无菌概念,告诉她们戴着手术手套不要摸这儿摸那儿。

  当时,她收治了一名怀孕7个月的产妇。这名产妇产前出血已经达到800~1000毫升。医院宫缩药物不足,孕妇并发症严重,蒋励觉得状况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,现场又没有上级大夫可以求助,麻醉医生也慌张起来,加上护士人手不够,场面有点乱,我没有控制住情绪,开始冲他们嚷嚷。后来,这名妇女产下婴儿,但开始汹涌出血,蒋励在尝试了所有方案后,最终切除了该妇女的子宫。

  蒋励知道,切除子宫往往是妇产医生的下下策。特别是在当地,要是一个女性无法生育将被整个社群抛弃,有的妇女听说要切除子宫宁愿自杀。在国内可以有别的方案,用更高级的缩宫药物或者其他,但当时现场别无选择,为了保住产妇的生命,只能切除子宫。蒋励显得很无奈,这家医院连起码的监护室和呼吸机也没有。

  后来,产妇被移到旁边的小屋子里,蒋励看着心电监护仪上颤颤巍巍的红绿曲线时特别无助:我真的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,但是没有办法。她甚至跑到医院的篱笆上哇哇大哭。

  按常理来讲,医生救活一个病人会有成就感,可蒋励当时却特别无力。她自认为所有的医疗行为合理,可因为她们一开始就没有医疗保障,没有任何计划生育,不适合怀孕却怀孕了,没有产检习惯,即使自己医疗水平再高,也没法把特别危险的病人救过来。

  2014年初,当香港护士赵卓邦在巴基斯坦执行无国界医生任务时,已经留意到几内亚境内埃博拉疫情的发展。到六七月,疫情更为严重,邻近的利比里亚及塞拉利昂亦被波及。

  当时有同事这样形容埃博拉,就像一场史无前例的山林大火,而我们只是两个喷水壸,只能尽自已最大的努力,尝试把这场大火控制。赵卓邦说:为了尽一份力,我也选择来到了西非利比里亚的埃博拉项目。

  项目地点位于首都蒙罗维亚的ELWA3埃博拉治疗中心,这是无国界医生最大规模的埃博拉治疗中心。

  在该中心内,医疗团队主要在分流站、疑似个案区和确诊个案区工作。赵卓邦因有急症分流的经验,被调派到分流站。整个中心内,所有区域被严格地划分为高风险区、低风险区和外围地带(未知风险区)。只有医护人员及认可的后勤支援人员,方可进入高风险区工作。每次进入,都必须穿上全套保护装备和严格遵守防感染措施。

  分流站是整个治疗中心的最前线,主要工作就像查案一样,在众多的求诊者中分辨出谁是疑似个案,给予病人即时的隔离及检查,断绝更多人受其感染的可能性。他们工作中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快速而准确地分流,避免误把正常人放进治疗中心,或把应该隔离的人放走。

  有一天,同事为他带来6个病人,1个成年人和5个孩子,最小的只有4岁,坐在姐姐的腿上,口里含着糖果,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这6个病人来自同一个家庭,有家人怀疑感染埃博拉病毒死亡,而他们跟死者同住,更在丧礼时接触过死者。

  赵卓邦把他们的资料记下来,去拿化验报告的时候,还存在侥幸心理,希望他们一家可以避开此劫。可是,真相很残酷,化验报告显示,他们全家确诊感染埃博拉病毒,需要立刻接受隔离治疗。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,我都会跟自己说,治疗中心多一名确诊者,社区就少一名病人,对整个防疫工作都是一个成功。赵卓邦自我安慰。

  采访两位当事人之前,笔者曾去过位于北京三里屯的无国界医生办公室,与工作人员魏保珠交谈。她告诉笔者,如今无国界医生已在全球开设24个分部,成员遍布全世界。无国界医生北京办公室积极与国内的援外部门、机构和医学界交流,也向大众介绍无国界医生的人道救援工作。我相信将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无国界医生。 魏保珠信心满满。

  2. 除与外科相关的专业会被派执行较短期的救援工作外,其它所有专业的救援任务为期最少12个月。假若申请人能付出较多时间参与救援工作,甚至将参与无国界医生国际运动视为终生事业,会获优先考虑。

  3.良好的团队精神。救援人员共同工作和居住。由于工作时间长、居住环境落后、私人空间较少,故救援人员需要相当包容和适应能力。

  4.在发展中国家的工作经验。无国界医生绝大部分救援项目在发展中国家开展,拥有在发展中国家的工作经验为佳。

  5.应付压力的能力。救援人员必须能应付困难和难以预计的情况,如适应文化、当地生活环境、考虑安全及队员间的问题。

  6.较强的适应力。救援项目的状况随时转变,工作范畴、日程也会改变,甚至临时取消。队员及工作环境亦会变更,故适应力对救援人员非常重要。

  7.语言能力。救援人员必须操流利的英语,能说流利法语将有更能多机会获派任务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最多关注
  • 今日
  • 本周
  • 年度